大韩民国历史博物馆

特别展览

home > 展览 > 特别展览

원본 포스터 다운로드 원본 포스터
다운로드
如果五月的那一天再次到来
Special Exhibition in commemorationof the 40th anniversaryof the May 18 Democratic Movement

如果五月的那一天再次到来

展览地点 : 大韩民国历史博物馆3楼、1楼企划展厅、历史广场、历史回廊

展览日期:
历史广场、3楼企划展厅: 2020. 5. 13(周三) - 2020. 10. 31(周六)
1楼企划展厅:2020. 5. 13(周三) - 2020. 6. 7(周日)
历史回廊:2020. 5. 13(周三) - 2020. 8. 30(周日)

  • 参观费用:免费
  • 开馆时间:上午 10点 – 下午 6点
    周三・周六: 上午 10点 – 下午 9点
    (当日闭馆1小时前可入场
  • 参观咨询:02-3703-9200

在举办展览之际


我们记得1980年的那个五月。

我们记得为了维护民主主义而奋起抗争的光州市民的牺牲,我们记得当年他们的牺牲为今天的大韩民国国民在民主国家里继承民主市民的利益奠定了基础。

大韩民国历史博物馆为了纪念5·18民主化运动40周年,与5·18纪念财团、5·18 民主化运动记录馆、全南大学5·18研究所以及国家记录院携手举办此次特别展。

这次展览讲述了当年五月,那些在各自岗位亲眼目睹并守护光州,为了努力宣传正义而奋斗的人们热泪盈眶的故事。无数人的这些艰苦奋战的资料,让我们重新回顾了韩国现代史的悲剧。然而其中并不是只有伤痛存在,如同挤满锦南路的示威队伍一样漫长的市民献血队伍,无代价分享不知名的饭团,让人感受到“联手和情”所拥有的无限力量。

没有人不知道5·18 民主化运动,但是真正了解5·18 民主化运动的人却很少,我们希望通过此次展览,可以亲自体验在最危难、最暴力的瞬间人们所发出的奋勇气概和人类大爱。

如果五月的那一天再次到来

序言 那天的信号
让我们试着倾听那天之声。
那年五月,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火炬
1980年5月15日晚,在光州地区和平地举办了民族民主化大盛会。
另外,5月17日晚,通过紧急谈话,传来了扩大紧急戒严的消息。
火炬盛会 全罗南道道厅前的喷泉罗庚泽 | 5·18纪念财团
被恐怖笼罩的城市
1980年5月18日星期日上午,从全南大学开始,戒严军人肆无忌惮地行使暴力。所谓的光之城市则是光州的各个角落都被恐怖所笼罩,光州在资料中证明了那一天。
exhibition image2
1. 戒严军人的军服和警棍 2. 警官金贞吉的工作日志
我们目睹了真相
光州的故事是通过在受控状态下仍然记录了当时紧急状况的媒体人、制作并散发传单的学生们,以及愿意告知真相的外国媒体而广为人知。
exhibition image3
1. 韩国日报的美洲版 2. 五月的采访手册 3. 斗士会报
鲜血,绘成五月之花。
1980年5月,整个光州流淌着鲜血。然而血色记录的背后,铭刻着市民共享的联合以及美丽的“大同世界”。
exhibition image4
1. 见习学生市民的标语肩带 2. 光州的圣殇 3. 写给国民的文章 4. 白铜盆 5. 遇难者的遗物
躲起来书写的日记
许多人用文字记录了五月的光州。活跃在道厅活动室的女大学生、小学生、高中生和家庭主妇等,以各自的视角和方法记录了五月的那一天。
五月的日记
静止的手表
5月27日凌晨,在短暂的1个半小时内,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如同停走于5月27日的手表,光州成为凄惨的让人永远悲痛的城市。
exhibition image6
1. 文容东的手表 2. 80万民主市民的决议
活下来的人的悲痛
我将向前冲刺,活著的弟兄们请跟我来!
死者呼喊,生者沉默。
exhibition image7
1. “献给同志们的进行曲”录音带复本 2. “献给同志们的进行曲”乐谱 3. 光州石山高中的抗争手记
结尾 已经成为历史的5・18
曾经难于告知的光州5月运动,通过人们的关注和证言,现在已成为历史。
exhibition image7
1.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登载确认书 2. 《世界》杂志 8月、9月号

政府记录中的5・18



在政府记录中,虽然有歪曲的内容,
但从另一方面看,可以发现掩盖的真相和隐瞒的意图。
憧憬春天的人们
国民对于民主化的渴望,以1979年10月的釜马民主抗争和1980年5月首尔站前大规模示威喷发出来。新军部通过12.12军事叛乱掌权后,控制言论自由,宣布戒严,试图挫败这种热望,这就是5·18民主化运动的开始。
exhibition image2_1
1. 下达第10号戒严布告 2. 宣布紧急戒严(总统公告第68号)
“无命令”的开炮
到底下达开炮命令的人是谁? 死亡人数有多少? 由于没有记录,所以直到40年后的今天,仍然是无法回答的问题。政府曾将光州市民斥骂为“残忍的暴徒”,但在1980年5月10天的记录中,光州市民却呈现出了截然不同的面貌。
exhibition image2_1
1. 状况日志(国防部) 2. 5·18照片(前国军机务司令部证物照片) 3. “光州事件”电影制片指示书
请让喷泉停下来
5月27日以后,各地送来的捐款和物品陆续到达,政府想以支付损害赔偿金来结束事件,但是,光州市民真正想要的不是物质补偿,而是心灵的抚慰。
exhibition image1_3
1. 受害申报受理情况 2. 民心动向调查 3. 光州事件处理情况报告 4. 请关闭道厅前的喷泉(一位市民在电话中提出的要求)
活着的历史
1987年6月民主抗争使人民对民主化渴望的热情高涨,“光州骚乱事件”被重新定义为“5.18民主化运动”。在1997年被指定为国家纪念日,当年的5月10天时间,可以作为民主主义的历史来纪念。
exhibition image2_4
1. 5·18陵园圣域化工程 2. 5·18民主化运动等相关特别法(第5029号)